碳汇新闻
气候变化莫测,别让你的财富“遇险”
碳汇资讯专业号 | 2020-9-16

年初,国际清算银行(BIS)《绿天鹅》一书中曾用“绿天鹅”指代气候变化引发的极端事件可能引起的巨大金融风险,警告人们及时关注气候问题和背后不断增加的金融风险,比如美国的卡特琳娜飓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东非蝗虫成灾等等。这些灾害除了给当地居民的生计带来极大的影响,伴随而来的还有不计其数的金融风险。

Adam Dederer

同样,全球央行和金融监管绿色金融网络 (NGFS)在2019年一份综合报告的开篇也曾写道:“气候相关风险是金融风险的源头之一”,NGFS由全球 40 多家央行和监管机构构建,致力于更好地理解和管理气候变化带来的金融风险。这样一份重磅联合警告,必须引起所有金融投资者的重视。

全球气候变暖可能造成数万亿美元金融资产损失。伦敦经济政治学和生动经济学学院的格兰瑟姆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发布报告称1,预计到2100年,地球表面平均温度将比前工业时代高出2.5°C,全球16.9%的金融资产(约24万亿美元)将有1%的机会面临风险。

WWF

报告同时指出,气候变化可能通过一系列的因素对金融资产的价值产生影响,例如“极端天气事件”,以及由此带来的劳动生产力和工资的下降。

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建议,金融部门应开始为应对气候变化和相关政策带来的影响做好准备,因为“气候变化将影响几乎所有金融资产的价值。”

那么,问题来了

气候变化会影响金融资产收益吗?

气候变化对金融资产收益的影响大多没有具体表现,但现有的经验证据都指向了气候变化与金融资产价格之间存在关联性。作为NGFS的非政府组织观察员,WWF通过多种方式提出并证明 气候相关风险是金融风险的源头之一。这些结论和建议也体现在世界自然基金会最新发布的《金融资产面临的气候风险》报告中,报告中试图论证并量化了气候风险对金融资产的影响。

在高效运行的金融市场中,气候相关成本同样应包含在资产的总成本当中。举个例子,极端天气事件比如洪涝灾害,会影响和破坏基础设施,破坏财产,减少财富,降低生产力,造成资源短缺,让资本从更多的生产性用途转到重建和替代中。

有证据表明,飓风和干旱等气候事件会给金融资产带来负面影响。它们使股票收益显著降低,不良贷款比例升高。如果意外气候事件日益频繁,对金融资产的不利影响也将随之增加。例如,干旱过后,使用农产品进行生产的企业原材料成本会大幅上涨。如果该企业无法通过提高价格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顾客,那么未来几个季度的利润就会因为发生干旱而减少。如果干旱意外发生,金融分析师会下调对该企业发放股息的预期,股票价格随之下跌。

此外,气候变化对金融市场的次轮效应(second-round effect)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气候变化产生的直接影响。企业在向低碳经济转型过程中产生的转型成本可能会降低一部分企业的股票收益,亦或增加企业违约概率。

未来气候成本对金融资产价格有哪些潜在影响?

气候变化对金融行业影响尚处在“将来时”。

碳追踪计划(Carbon Tracker Initiative)的智囊团成员马克坎帕纳莱表示:“如果不对全球变暖情况严加控制,实际金融损失会比经济建模预测的数值还要高。这样一来情况将会更糟糕,就数值和速度而言,金融资产损失会比GDP损失更高更快(GDP损失在该项研究中被用于模拟气候变化的成本)。看看美国皮博迪能源公司(Peabody Energy)的就知道了,几年前它还值几十亿美元,现在已经一文不值了。”

@WWF

专家警告不是空穴来风。气候变化对资产价格存在影响。有研究显示,假设投资者目前没有充分考虑未来的气候成本,如果未来突然改变预期,将气候成本纳入投资决策,资产贬值幅度将会大幅提高,在不同转型情境下可能高达 60%。

世界上最大的资金管理公司、美国贝莱德(Black Rock)集团总裁兼董事长拉里·芬克认为气候危机将从根本上重塑金融市场,对资本格局的重新洗牌“要比大多数人想象中来得更快”。

“哪怕(气候变化)的预计影响只有一小部分化作现实,也将是一个更具结构性、长期性的危机。公司、投资者与政府必须准备好面对资本的重大重组。” 而芬克并不是第一个也并非最后一个提醒注意气候变化带来市场风险的金融监管机构人士。

气候金融风险也给央行和负责监管的金融监管机构带来了挑战。欧洲央行曾在其发布的《金融稳定评估报告》中指出,气候风险可能对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产生不利影响,特别是当市场没有将气候风险正确定价时,它可能影响金融稳定。

不久之前,英格兰银行和世界银行都已经警告过气候变化对全球经济的威胁;今年一月,世界经济论坛发布在《2020年全球风险报告》(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0)中发出警示,“未来10年的全球五大风险首次全部与气候变化相关2。

由此可见,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意识到,如果只顾发展经济,而忽视气候变化、环境因素,可能到头来,损失的部分,远远比得到的东西要多得多。

未来气候成本在金融市场价格中有哪些体现?

我们发现气候变化对未来金融资产表现的影响利弊,主要取决于是否在现行资产价格中考虑到物理成本和转型成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过去3年,全球气候损失高达6500亿美元,不管是短期的破坏程度,还是长期的气候结构变化,都在给全球经济带来不容小觑的威胁和风险3。对于投资者而言,气候变化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概念,而是真真切切影响着项目收益率和资产估值的重要因素。

@WWF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随着严重的风暴、洪水、野火和干旱越来越多,气候变化让农民更难种出粮食。不管是谁,不吃东西都活不下去。那么对利益相关者来说,可持续发展才是维持长期价值的关键。因此,通过梳理文献,我们发现分析师有时候会考虑气候变化对资产收益的影响,调整修改预期。而与气候相关的灾害一旦发生,企业利润大幅减少,股票收益随之下降。一份对2002年至2017年期间美国遭遇飓风之后的股票收益变化趋势研究表明,在飓风登陆后 120 个交易日内,受灾区的企业股票收益明显低于其他地区企业4。气候问题和自然灾害对股票收益可谓影响显著。

债务工具面临气候风险时,会出现溢价交易,这表明市场确实考虑到了气候风险的存在,但是导致债券发生溢价交易的根本原因可能是供需因素,而不是风险考量,另外,我们还发现,银行贷款的小幅溢价与借款人面临的气候风险的严重程度并不匹配。虽然投资者并非对气候风险完全视而不见,但是很遗憾,大部分投资者并没有做出相应的改变,现行资产价格并未充分体现未来的气候相关成本。

@WWF

今年年初,比尔盖茨给全球敲响警钟:新冠病情百年不遇,震惊世界:大量的死亡,人们不敢离开家,过去几代人都未曾见过的经济困难。。。但是在未来的数十年中,这些描述可能更适用于另一场全球危机——气候变化。他再度警告:新冠疫情很可怕,但气候变化可能更糟。然而,灾难来袭时,人类的天性是专注于眼前最迫切的需求:比如解决新冠肺炎这样严重灾难。

世界经济论坛提供的数据显示,人类对气候变化的不作为使全球每年面临23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其造成的永久性经济损失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4倍5。因此,将气候因素加入经济发展的主要考量指标已迫在眉睫。

WWF建议

为了预防极端事件风险,WWF建议投资者对其资产组合,以及金融监管部门对其监管的金融机构所面临的气候风险进行系统性评估,暨通过压力测试,评估与气候变化有关的中短期金融风险则是最好的方法。

@WWF

毫无疑问气候变化将会导致大量金融资产加剧暴露风险,进而威胁全球金融系统稳定性。

对此,我们依旧建议通过气候压力测试,评估每一家金融机构和整个金融系统的风险敞口。对于投资者,我们强调了在压力测试设计中考虑投资者大幅修改市场预期和次轮效应的重要性。另外,如果通过测试发现金融机构和金融系统面临重大的气候风险敞口,监管机构可以通过几种方案降低风险。

当前金融资产价格中是否充分体现了气候风险,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未来损失的规模与这个问题的答案密切相关。

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